万象城娱乐客户端-战疫中的生活(31) – 春初暖花未开

万象城娱乐客户端-战疫中的生活(31) – 春初暖花未开

这个周末,阳光明媚,气温也一如春天那般,暖意融融。想到前些日子,天也放晴,大街小巷的路人,却廖廖无几。我曾诗曰:”阳光很铺张/窝在家里的人/眼睁睁任它浪费/尽管这个时节/它从来都是弥足珍贵……”,可疫情不容人,也就宅家为上了。

去看望老母亲,也兼快步健身,我走在紧挨世纪公园的芳甸路上。出门前,还不忘揣了一小瓶消毒液,戴了一个新口罩。不小心,还把绳带的一头扯下了,但舍不得换,口罩是当下最紧缺的物质。我就用手指一直紧紧按着。

在电梯口,就撞见一位环卫工,他在搬运垃圾,见我还挺谦让,连说:”不好意思。”我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你要把口罩戴好。”我倒没从自己角度想,是为他考虑。他”哎,哎”的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口罩。

一路走去,路上的景象让我惊讶了。人明显增多,有穿着运动装疾跑的,有三三两两,在悠闲漫步的。有的一看,就是一家子,小两口带着孩子,共同享受阳光沐浴的。

但更令我诧异的是,狭窄的步道上,从身后蹬蹬蹬地走近一个男子,他的身边是骑着童车的幼儿。男子呼哧呼哧地奔跑着,他的嘴鼻裸露着,嘴里还喷吐着热气!他们从我身边走过,又与我不远处的一家子,擦肩超越。稍一会儿,又一位带着孩子的父亲,从我,然后又从他们身边越过。我走近这一家子,小两口口罩戴得严严实实的,婴儿车里的小孩子,估摸不到一岁,粉嘟嘟的脸,鲜嫩可爱,仰躺着,脸朝我这一边微侧。我禁不住提醒了一句:”你们得给孩子做点防护。”年轻的爸爸似乎点了点头。我没久留,也快步走过。

在路口时,又有好几位没戴口罩的男子,先后从我身边相向而过。有一位,口罩箍在嘴巴上,鼻孔毫无遮挡地显露着。他们看看我,若无其事的神情。这情形,与昨天简直泾渭分明。昨晚,我也从芳甸路走过,所有步道上迎面走来的人,都戴了口罩,我自然也有防护武装,可我们走近时,都尽量往两侧靠。有时,还远远地就避开了,像避冤家似的,跨过绿地,拐上了另一条步道。有一位还甩开膀子,在机动车道独行。他不怕车的威胁,只怕人的接近。

我纳闷,难道疫情的解禁令也随灿烂的阳光,已经广为传开?我当然知道,上海的确诊病例,连续好多天都进入了个位数,还令人惊喜地出现了零确诊。我也在积极投入服务企业的复工复产。然而,疫情防控的工作,丝毫没有放松,甚至需要更加重视。更多人口的流动,从来都可能流行病毒猖獗的依附。所以,真的不能大意。

阳光强劲,风力也不弱。走在步道上,两旁的树叶摇晃,细小的毛絮,时不时扑向我的脸面。我始终按压着口罩的绳线。

我又见到一位老人,穿着桔红色的工作服,坐在路边的木椅上,歪着脑袋,打着瞌睡,口罩垂落在耳边。手推车在路旁,无声地被临时搁置着。我懂得,他是太累了。在这些空寂而有点压抑的日子,他和他的同行,风雨无阻,与快递小哥,以及许多平凡劳动者,维护着这个城市的运行。此时久违的阳光,温柔地亲抚着他。我不忍去劝他,只是多看了他一眼,悄声地离去。走几步,又回望了一眼,前面又有没戴口罩的人,正由远而近,将从老人身旁走过。我心里仍有一份担忧,有一种纠结。

2月初的一天,我写过一首诗,题为《请允许我暂不赞美浩荡的事物》,针对当时一些住宅小区,还未认真实施电梯消毒等现象,直抒胸臆:”我想到很多人,很多事。/还有历史的,和新鲜的疫情教训。/这都已铭于心刻于骨。/我的诗,就暂不赞美浩荡的事物了。/请允许我,/不指点江山,就剑指蚁穴!/都查查哪里还有要命的粗疏。/抗疫的万里长堤啊,不容有这般细小的,/却愚不可及的失误!”

我想,在这春有暖但花未开的时日,我们还是得集体熬住。成功的关键,毫无疑问,在于坚持,否则反弹的危险和代价,是难以想象的。但愿我这只是杞人忧天。(安谅)